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楚天舒

    对白:
    甲:哟呵!拐子,其了冇?
    乙:还冒!走走走,其热干面过早克。
    甲:哎,你听说了冇,老蔡屋里的热干面挺(ting四声)了头,道台大人要带到北京克,进贡!
    乙:瞎款个么斯唦,北京哪有心思其么斯热干面,要打仗鸟!将来哪个坐龙庭都还不晓得!
    甲:你莫吓我!
    乙:你冇听到?最近武昌城墙外头,每天夜里都在放炮!
    甲:……莫吓我啊伙计!我还听说,昨天晚上,刮大风,有人看到黄鹤楼高头飞起来一只……阿嚏!!!!
    翻译:
    甲:哟!大哥,吃早饭了吗?
    乙:还没!走走走,吃热干面去。
    甲:哎,你听说了吗,老蔡家的热干面出了名,道台大人要带到北京去,进贡!
    乙:瞎说个啥呢,北京哪有空吃什么热干面,要打仗了,将来谁坐王位都不一定呢!
    甲:你别吓我!
    乙:你没听到?最近武昌城墙外面,每天夜里都是炮声!
    甲:……别吓我啊大哥!我还听说最近天有异象!昨天晚上,刮大风,有人看到黄鹤楼上面飞起来一只……阿嚏!!!!
    我系舟停泊,且当个闲云过客,
    极目楚天阔,看不暇江城错落,
    欲南岸高歌,雷雨忽劈头盖脸翻江滂沱,
    江北仍晴空一色!
    昙华林冬末,转眼就蒲扇赤膊,
    蝉鸣没听够,鹦鹉洲一夜萧瑟,
    三镇的光阴,就当做春花秋月从未来过,
    倒也不寂寞。
    且慢向潇湘南下饮遍长沙之水,
    何不去钓得武昌鱼又新蒸几尾?
    甩腔叫卖的谁,唱得红香绿脆,
    新摘的莲藕,问你煨汤了没?
    且慢向扬州东渡辞别烟花三月,
    何不再挤挤古琴台下戏楼长街?
    粉墨登场的角儿,就着荒腔鼓乐,
    铿锵楚语啭得诙谐。
    踏万顷湖泊,好一派大江大河,
    码头水涨落,浩荡将长堤淹没,
    莫手足无措,弄潮儿争相横渡万里烟波,
    笑谁乃旱鸭一个?
    掸面要趁热,芝麻酱淋个透彻,
    葱花拨几颗,搅一筷人间绝色,
    似文人骚客,行吟处虾肥蟹饱噎满喉舌,
    浮生奈我何!
    且慢向潇湘南下饮遍长沙之水,
    何不去钓来武昌鱼又新蒸几尾?
    甩腔叫卖的谁,唱得红香绿脆,
    新摘的莲藕,问你煨汤了没?
    且慢向扬州东渡辞别烟花三月,
    何不再挤挤古琴台下戏楼长街?
    粉墨登场的角儿,就着荒腔鼓乐,
    铿锵楚语啭得诙谐。
    一路高峡平湖猿声两岸,
    何不振双翅借阵东风扇个鏖战?
    那年流水高山,吵扰楼下千帆,
    听野史演义热热闹闹流传。
    且慢向盛唐飞去梦回日暮乡关,
    何不点足尖踏翻诗仙手中杯盏,
    那年芳草晴川,怎会一去不返,
    别将乡愁唱个没完。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6.3k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  • 总打赏排行
    • 今日收益排行
  • 珑轲
    珑轲
  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
  • 烟雨缥缈
    烟雨缥缈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梦华
    梦华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已重置-1907
    已重置-1907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搜星网
    搜星网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。。。
    。。。
    有人要和我玩游戏嘛,我躺,你秀!
  • @明路
    @明路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云清风
    云清风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琴声悠扬
    琴声悠扬
    热爱舞蹈,画画,体育
  • kk
    kk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暂没有数据

  • 发表内容
  • 实时动态
  • 做任务